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百花文学 >> 若春和景明 >> chapter75

chapter 75

之后的五六天, 景明都待在山里头, 与世隔绝。

山里的时光悠扬而漫长, 他没有别的事情做, 便一天到晚跟在杜若屁股后边跑。她做饭, 他站在灶台边看;她洗衣服, 他蹲在天井旁看;她炖着燕窝花胶, 他也在旁边看。那些都是景明买来探望杜母的,无奈炖过一次后,杜母吃不惯, 只想吐,死活不肯再吃。说山里人糙得很,不需要补, 自动会好。杜若也就没强迫她了。

更多时候, 景明会跟着杜若帮她做农活,扫扫院子扎扎稻草什么的。

可比起帮忙, 他似乎玩心更大, 喂个鸡他能把饲料扔出好远, 害得鸡群满场飞跑去找吃的, 跟扔球逗狗似的。

杜若皱眉:“你这么喂, 鸡都瘦了!”

景明歪理一堆:“让它们多跑跑,鸡腿才好吃。”

整理菜园时, 他又对藤上呆萌可爱的黄瓜丝瓜茄子西红柿起了浓厚的兴趣,这边掐一下, 那边捏一把。

杜若怒斥:“你别把菜都糟蹋了!”

把他轰出菜园。

他站在篱笆外巴巴地看她, 看一会儿了实在无聊,扬言说自己要出去走。

杜若怕他在山里迷路,没办法,只得领他出去转。

这人简直是个活祖宗。她家里一堆家务忙活,每天想方设法给他弄好吃的,伺候他吃喝住睡了,还得天天牵出去遛弯儿。

如此这般,景明每天和杜若一起在山林里走走,看花草树木,梯田农夫;看日升日落,风吹云过;看晚霞遍野,星斗漫天。

一晃就到了离别的那天。

那天一大早,景明起床后,在枕头下放了个厚厚的红包。

吃过早饭,景明杜若跟杜母和外婆告别。

杜母手上的绷带已经拆了,她拉住杜若的手轻轻拍了拍,也没别的话说,只交代:“要好好吃饭。”

杜若微红着眼睛,点点头:“诶。”又道,“寄给你钱,你就用。别攒着。谁让你攒了呀?”

杜母嗫嚅:“给你留着……”见杜若瞪她了,话又吞回去,“用用用,明天就用。”

“那我走啦。”杜若说,“后头一星期的玉米面都磨好了,猪菜都剁好了,柴火也扎了。这一星期别干重活,听见没?”

“听见了。”妈妈点头。

说完,又看看景明。她不善言辞,只笑笑,没说话。她对景明虽还是有些距离,但也不似头几天那么紧张。

外婆则拉住景明的手,咿咿呀呀,口齿不清地说着方言:“有空了,再来玩啊。”

景明连连点头:“诶。您要保重身体。”

走下山坡了,杜若回头,妈妈和外婆还互相搀扶着,站在上头跟他们招手。

杜若喊:“回去吧!”

喊了几遍,都没回。

直到下了山坡一转弯,就再也看不见了。

走开好远后,杜若奇怪:“你听得懂方言了?”

景明:“听不懂。”

杜若:“那你刚才答我外婆的话答得那么好?”

景明:“猜都猜到了。”

清晨的村寨,男人们赶着牛羊上山,女人们在院子里晾衣服纳鞋底,小孩背着书包去上学,一派忙碌景象。

过了寨子下了山,上次的小货车已等在山脚。

两人放好行李,坐到货车后头。

车开动时,景明回望了一眼山脉,小小的村寨掩映在青山绿水间。车开出去没一会儿,重重树影掩阖上去,桃源消失,只剩大片大片金黄的碧绿的梯田。

又过一会儿,梯田也消失了。

唯剩绿意盎然的山脉,和蓝得像宝石般洁净的天空。

他回过头来。

杜若轻声:“你怎么好像比我还不舍?”

景明极淡地笑了一下,没说话。

只是很快,这旖旎缱绻的心思就散得一干二净——货车又开始在山路上剧烈颠簸。

人坐在上头跟坐在海浪上一般,没一刻消停,抛过来甩过去,浑身的骨头一阵阵打碎重组。

景明不像来时那样一顿卧槽。

可忍了近一小时后,颠簸之路仍是漫漫无期。

他脾气又上来了,恼火而暴躁地吐出一句:“这破车破路,将来全部淘汰。”

杜若顿时就愣了一下。

从村到乡,从镇到县,从小城到大城,一路奔波,四五个小时后到达机场。两人换了登机牌,吃了顿饭,又是四五个小时后落地北京。

机窗外,天色已黑,一片寂寥。

早晨还在宁静山间,夜里便回归繁华都市。

两人都有些默然,不太适应。

加上舟车劳顿,疲惫不堪,一路都没怎么说话。

司机来接机,景明先带杜若吃了顿晚饭,再送她到她家楼下,已是夜里近十点。

他下了车,帮她拎行李上去。

她没拒绝,跟在他身后。

两人在狭窄的楼道里慢慢走,一直走到六楼门口。

他放下行李,回头看她。

她亦抬头。

景明说:“晚了。你朋友在家,我就不进去了。”

毕竟不方便。

“好。”杜若点点头,却没拿钥匙开门,等着看他转身离开。

而他也没走,原地站了一会儿,等着看她开门进去。

两人无声对视几秒,发现对方没动,刚要开口说话,楼道内的感应灯灭了。

四周陷入黑暗,心里一磕,静默下去。

忽然,隔壁房门打开,开门声让感应灯再度亮起。

隔壁住户匆匆走过,下楼去了。

杜若揪着箱子拉杆,等楼道里人声消失了,才慢慢开口:“我先进去了。”

正要转身,景明唤住她:“杜若春。”

“嗯?”

“我有话跟你讲。”他盯着她。

她心脏莫名一紧:“什么话?”

“我还是喜欢你。”他说,“很喜欢你。……我们,和好吧。”

她轻轻发抖起来,一时间没有反应。

他等了几秒,稍微舔了下嘴唇:“你还想不想……”

“想!”她突然打断,脸霎时红了。话一出口,后边的也不再畏惧,“我想跟你和好。”她眼睛异常执着而明亮,“一直都想,甚至想到……想到不知过了六年,我们是否适合,甚至这样,也想跟你和好,重新谈一场恋爱。

甚至,或许过几天又会吵架生气,或许下场很惨老死不相往来,或许你甩了我我厌弃了你,但我还是想跟你和好跟你在一起,哪怕不知道未来怎么样。因为总觉得,不和你在一起,会遗憾,会后悔。”

景明看着她,眸光渐深。

而她说完,忽然话锋一转,

“我都敢了,你呢?……景明,我们的PRIME,重新来一次吧!或许又会失败,或许平平无奇,可我们已经是失败者,还有什么可失去的。不做了,不再试一次,真的不会后悔吗?”

她挑明了这番话,执拗地盯着他,有那么一丝担心他会认为她在威胁,会恼火拂袖而去,可他没有。

他突然上前一步,双手捧住她的脸,额头抵在她额头上,呼吸急促,像是压抑着心里汹涌难解的情感。她仰着头,微阖着眼,双手抓附住他的腰,浑身麻麻地颤抖着,如过电一般。

呼吸灼热交缠,双唇近在咫尺,只有一毫米的距离,可谁都没去触碰。

仿佛近乡情怯,想靠近,又怕生疏,想紧拥,又怕灼伤。

直到渐渐,彼此涌动的情感都平息少许,他才轻轻碰了碰她的唇角,脸颊蹭蹭她的脸颊。

男人的肌肤,柔软而有质感。她蓦地眼睛一闭,心尖儿都颤了一下。

他来回轻蹭她的脸颊,像动物间最原始纯粹的亲昵,低声唤她:“春儿。”

“唔?”她缓缓睁开眼。

“这些年,我从没喜欢过别的人,连动心都没有过。”

也从没忘记过你,只是,不知该如何回到你面前。

他将她搂入怀里,拥抱如此之紧。她再度闭上眼,在他怀中不自禁地瑟瑟发抖。

直到楼道里再次传来其他住户上楼的声响,他才松开她。

何欢欢在家,又是深夜,他不便进屋,低头拉住她的手,拇指在她手背来回抚摸,过了好久,才肯走,说:“我明早来接你。”

她点头:“嗯。”

待他离开,杜若开门进屋,靠在门板上,脸热心跳。只是一个拥抱而已,她的心却像要冲出胸腔,到此刻都无法平复。

她深吸了好几口气,回头:“欢欢我——”

何欢欢房门开着,里头没人。估计是这几天她不在家,欢欢去曾可凡那儿住去了。

“……”杜若一时又有些懊恼。

景明下楼上了车,坐在昏暗的车后座里,胸膛起伏,呼吸不稳。

坐了好久,也不说开车。

他不想走啊。

司机耐心等了一会儿,景明突然抬头:“你先回去吧。”说完,人下了车,又朝小区内跑去。

杜若回到房间,开了灯,坐在地毯上缓一缓,她拿着手机犹犹豫豫时,手机突然“叮”地一下。

景明的消息:“我在门口。”

她一下子窜起身,跑去拉开门。

他跑上楼来的,微微喘气,压低了声音,说:“能进来吗?”

她脸一红,尚未开口,他道:“前几天都是你陪我聊天,今天我一个人,肯定睡不着。”

“……”杜若红着耳朵,嘀咕一句,“找借口。”

又轻声道:“何欢欢她不在。”

他一愣,走进来,拉上门了,低头看她,说:“没找借口,真睡不着。”

“哼。”她话虽这么说,人却往房间里走。

他跟上去。

她又回头:“我床特别小。只怕挤不下。”

“我看刚好。”

景明说着,自顾自拉开自己的行李箱,找了睡衣出来,轻车熟路地钻进卫生间。

杜若:“……”

很快卫生间传来淋浴的水声,在这样安静的夜里,叫人无端心乱。

杜若摸了摸胸口,平复心跳,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箱子塞到柜顶,又把他的小箱子摆好腾出空间。瓦力哧溜一下凑上来清理轮子上的泥巴,可开心了。

没一会儿,他回来了,脸庞干净,头发湿漉,从头到脚带着清香。

房间本来就小,他一大只走进来,更显空间逼仄。

她莫名不敢看他,从他和柜子的缝隙里钻过去,与他擦肩而过,小声:“吹风机在抽屉里。”

她抱着睡衣去了浴室,满脸通红地洗头洗澡出来。

景明躺在她床上,闭眼睡了。

她的床实在短小,还不足他身高,他侧身睡着,双腿蜷起,霸占整张床,只在他胸前留给她极小一块空间。

杜若沉默而紧张地吹完头发,放下吹风,回头看,他安静闭着眼,或许今天是真的累了。

她关了灯,只留床头淡淡的香薰灯光。

床上实在没地儿安身,她小心翼翼挤上去,腿脚蜷成一团,小声道:“我腿没地方放啦。”

他懒懒地把脚移开,她刚把腿伸直,他的腿压上来。

她脸皮热得冒泡,想推开他。

他睁开眼睛:“不放这儿我腿放哪儿?谁叫你床那么小?”

她面红耳赤:“你非要睡这儿还赖我?!”

没想他轻邪一笑:“赖你怎么了?”人闭着眼,手脚并用,八爪鱼一样把她缠得死死的。她较着劲儿,他轻松制服。较量中,他手隔着衣服在她身上摸了一道,忽睁开眼,认真问:“你睡觉为什么穿着胸衣?不嫌膈得慌么?”

说着帮她解开。

杜若脸庞如火烧,挣扎:“你松开!”

他不管,搂着她闲闲睡觉。

她憋着气挣啊挣,挣不脱,他忽然再度缓缓睁眼,盯着她红扑扑的脸蛋瞧了半晌,低声道:“再动要起反应了。”

杜若猛地一僵,不动了,脸红得要爆炸。

她静止了好几分钟,直到听见身边的人渐渐呼吸均匀,以为他睡了,才轻轻挪动一下腿脚,想换个姿势。

这一动,他突然一个翻身压去她身上,握住她的手腕子摁在枕头上。她吓得一声尖叫,他压着她,俯视的眼神明亮,锐利,带着掩饰不住的情.欲,

“我刚说什么来着,嗯?”

喜欢若春和景明请大家收藏:(www.baihuawx.com)若春和景明百花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 - 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 - 若春和景明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若春和景明 百花文学

猜你喜欢: 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重生八零甜宝妻你不喜欢我这样的?我男主超甜若春和景明不乖我就吃掉你!明夏仍有离人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有个女孩叫夏桐南枝清梦世界为我准备了你女医生的平凡人生忍冬咱俩没完周小云的幸福生活我的青春你的城腹黑神明今夜想你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魅公主的复仇之恋彩虹在转角花瓶记你好消防员半生浮萍如梦青春制暖重回初三
完本推荐: 为王[希腊神话]全文阅读甜妻高不可攀全文阅读大国医全文阅读百媚生全文阅读卜筑全文阅读星际音乐大师全文阅读萌宠(gl)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综]吓死人了全文阅读我哥说他是皇帝全文阅读大行妻道全文阅读你压着我隐形的叶子了全文阅读北宋闲王全文阅读那片蔚蓝色全文阅读我好像不适合谈恋爱全文阅读滴血莲花全文阅读逍遥小书生全文阅读天逆全文阅读总有那么几个人想弄死朕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汉阙神医凰后病娇毒妃狠绝色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斗武乾坤一剑斩破九重天坤宁重生八零甜宝妻纨绔天医猛卒三界红包群临渊行候补元素使一品容华冥界美人手札掌欢豪门龙婿伯爵大人有点甜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山河盛宴超品命师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奥特曼之兽血沸腾我和二哈共系统旱魃神探洪荒武祖驸马要上天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诡秘之主众神世界

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手机版 - 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手机版 - 若春和景明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若春和景明 百花文学移动版 - 百花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