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百花文学 >> 若春和景明 >> chapter89-90

chapter 89

第二个比赛日从呼.和浩.特到银川, 路程710公里, 途经草原, 沙漠, 黄土高坡。

特殊赛段300公里, 分为十处30公里路段。

经过第一日的热身, 往后的比赛日越来越残酷。赛程密集, 强度大,耗时长,路况差, 对车辆性能是极大的考验。

对跟车的参赛者、工程师和后勤人员们来说,也是如此。

景明等人早上7点半出发去赛场,上车前碰到杨姝, 问她事情办得怎么样。杨姝说全部打理好了, 让他放心。

杜若听见,好奇:“什么事儿啊?”

景明勾唇一笑:“到时你就知道了。”

“……还是鹏程那件事?”

“嗯。”

杜若想想, 小声道:“小心谨慎点, 我怕董成报复你。”

“没事。”他一笑, 摸了摸她的头。

今天要跑700多公里,

车开出没一会儿, 景明就问她:“累吗?”

“……”杜若无语,“这才大清早诶。我也没那么弱。”

景明斜斜地勾了勾唇角。

到了赛场起点, 守候的车迷挤满道路两旁的围栏,尤其是来了不少女车迷, 居然喊起了Prime的口号。

景明半瘫在车座上, 眼角瞥一眼车窗外,懒懒收回。

杜若酸他:“都是来看你的。”

景明叹了口气:“看也没用,有主了。”

“……”杜若抿紧唇,心里一下子嗷呜一声。

何望要自杀了,拉开车窗:“我要跳车,别拦我!”

景明:“赶紧的。”

下了车往里走,经过采访通道,董成正在接受记者采访。可这头景明一亮相,记者便一窝蜂地转移过来。

景明依然不接受任何访问,直接入场去车库。

跟董成擦肩而过时,两人对视一眼,景明冷淡移开眼神。

那一刻,仿佛已看到他今日的结局。

八点整,车队准时出发。

今天的第一赛段在起点20公里外,为荒原路段。

这一次,鹏程的车没有抢第一组比赛。

昨天的撞车事件,虽然外表看着是鹏程的车技术不达标出现失误,但网络上还是一堆唾骂和冷嘲热讽,说“技术不够别来碰瓷”。

鹏程是以避开风头,留在第二组。

而由于昨天Prime No.3表现出众,很多队伍都想跟他同场竞技。AD没抢到第一小组。由日本俄罗斯及另一只美国队抢到。

荒原路段,沙尘飞天,四辆车在荒漠上纵情驰骋,好不畅快。

No.3再度夺下小组第一。

赛后,另外三队都很兴奋,认为跟强者比赛,自己的车发挥更好了。全涌上来跟Prime交流切磋,气氛融洽。

休息调整期间,陈贤打来电话给景明汇报,虽然现场无人机太多,但他们已经锁定好目标。

景明吩咐按原计划办。

刚要放下电话,陈贤又多说了一句:“杨姝姐让我转告你,组委会官员说了,Prime队没有接受采访,这样不行。还是要配合一下宣传。”

“……”景明说,“知道了。”

他上了车,和队员们一起看直播。

第二小组比赛即将开始,

呼.和浩.特起点处,现场车迷尚未从Prime No.3再拿小组第一的兴奋中抽离,他们翘首望着现场的赛事转播大屏幕,期待着第二组的比赛。

距呼.和浩.特20公里外的赛段起点处,第二小组的四辆车准备就绪,另外八只车队停在不远处等待。

现场转播技术员、无人机操作员在各自的设备车里准备着;特许记者在站点前采访报道,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

发令那一刻,鹏程和另外三只队伍的车同时冲出起点,冲上荒漠。

同一刻,鹏程后勤越野车和转播设备车之间,一只无人机应时起飞,也就是这时,一辆记者的采访车突然失控,加速冲向那只无人机!

无人机还没来得及飞高,就瞬间卷入车轮被碾碎。

鹏程的车也在一瞬间熄火,停在路段内,任由另外三辆疾驰而去。

而30公里外的赛段尽头,景明斜垮垮歪在座椅上,盯着视频转播画面——

鹏程的车突然不动了。

解说员诧异:“诶?我们看到现场出现了意外!昨天表现良好的鹏程车队今天开局不利?不知道什么原因,停下来了。”

因为出了事,一架无人机近距离去拍摄车的情况,

解说员继续讲解:“现场镜头给到了鹏程车队,不知究竟什么情况。”

却不想,靠近的摄像头正好拍到起点附近的情况——

肇事记者慌忙从车上跑下来:“对不起我把油门当刹车踩了,弄坏了你们的无人机……”

转播设备车里的几位技术控制人员也第一时间跳下来检查情况,拿起来一看,无人机外壳破了,里头的东西露出来。

霎时间,技术人员脸都白了,知道出大事了。

一秒后,起点处传来一声怒吼:“这无人机是你们哪个队的?!”

与此同时,有人叫:“鹏程的车怎么停半路不动了?”

高清摄像和收音话筒将这一切记录得清清楚楚。

直播视频里,解说员沉默了。

诡异的沉默。

距离事发地点20公里的呼.和浩.特出发段,全场观众鸦雀无声,震惊,面面相觑。

很快,那架拍摄无人机迅速离开鹏程,再不给他镜头了,画面重新切回到前头的三辆车。

一时间,观众群里爆发出浪潮般的议论和抗议声!

而直播室内,弹幕第一时间出现刷屏:

“作弊!有人作弊!”

“我去,以为鹏程多牛逼,原来是遥控车!”

但画面再也没切回赛段起点。

越野车内,安静无声,

何望开口:“现在那头什么情况?”

景明说:“再等等。”

而回到赛段起点,

在技术人员暴吼的那一瞬,在场十几只队伍的参赛者们面面相觑,纷纷问翻译什么情况。

鹏程赛队所有人面如死灰。

就算外行人好糊弄,可在场的参赛者们全是无人驾驶研发人员。一看突然停在起点附近的车和那碎掉的无人机,心里全都一清二楚了。

董成表情枯死,忙走上去装作打圆场,想把技术人员拉去一旁疏通。

可现场那么多摄像机和国内外的媒体记者,给技术人员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更何况AD赛队和法国队的队员们非常愤怒,大声表示要向国际无人驾驶组委会举报投诉。

技术人员一把推开董成,转身对手下道:“给组委会汇报,立刻派调查组,有人作弊!”

董成这下慌了,甚至不能强作镇定,立刻跑回到车内给瑞丰总部打电话,一定要找关系把事情压下来。

可这事如何压得下来,‘外国友人’拍摄的现场视频,包括董成和技术人员的对话,以及那架无人机的内部照片已迅速流传到网上,引发轩然大波。

在场的外国选手也第一时间发邮件和证据向国际组委会投诉。

景明他们在车内坐了没多久,接到北京组委会工作人员的消息:暂停比赛,不要往前,原地待命。

杜若忧心:“上头会不会瞒下来?”

景明:“不至于,或许主办方不知情。”

“那要是鹏程找人疏通呢?”

景明好笑:“主场作弊,国际影响太差,就算有十个瑞丰撑腰,也救不了他。”

何况,证据已第一时间送到国际赛事组委会那儿,北京组委会哪里压得下来。

果然,一小时的原地等待后,再次接到消息:所有车队全部返程回呼.和浩.特。

“操!”何望大出恶气,喊出一声,“来了!”

而杜若有些担忧,看景明:“鹏程不会怀疑到你身上吧?”

景明冷哼一声:“自己做的错事,能怪谁?”

“但他们是小人。指望他们自己知错,可能么?”

景明不言语了,看向窗外的地平线,太阳刚从原野上升起。

今早看见董成时他还意气风发,此刻,他应该心急如焚毁天灭地了。

景明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母亲教育他的那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

这话,想必董成的父母没教过他。

董成如果不是想害“维一”,去故意撞那一下,景明又何至于确定那车有异常。又何至于连其他队的选手都发现了异常,大伙儿一起配合揭发了他。

不然,兴许鹏程跑完比赛,拿个奖项都说不定。

可鹏程偏要害人,结果,终究害了自己。

很快,比赛相关人员全部返回起点。

国际组委会官员在参赛者、媒体记者及到场的众多车迷面前召开了发布会,陈述鹏程汽车作弊的事实,并作出将鹏程从世界范围内各类无人驾驶赛事上永久除名的惩罚。

同时保证,将再一次严格检查其他设备和车辆,确保再无作弊。也将迅速升级引进更高端的防作弊屏蔽设备,并欢迎社会各界包括参赛者对可疑行为作出举报。

北京组委会官员也表示会密切配合国际组委会继续深入调查此事,查办相关涉案人员,尽快对社会作出答复。

这一应对方案迅速、果断、有效。

第一时间打消了国内外所有的猜测和对官方的质疑。国外媒体对这一应对措施非常满意。而国内舆论全部转向对鹏程的控诉和抨击,以及对Prime这一仅存中国赛队的支持和希望。

“鹏程作弊为国丢脸”的话题刷爆媒体,甚至超过了比赛第一天的热度,或多或少,却也从某种程度上推动这项赛事让全民知晓了。

chapter 89

第二个比赛日的比赛全部取消,等待组委会紧急调运新升级的防作弊设备。

至于已经赛过的第一赛段第一场小组赛,主办方在和参赛的四支队伍——尤其是Prime——沟通协调并取得同意后,宣布成绩作废。

所有参赛者和车辆都意外得到了一天的休息时间。

主办方干脆派工作人员带着选手们来了次草原一日游。

他们云淡风轻的,可外界已是浪潮翻涌。

一天之内,鹏程的投资方合作方纷纷撤资撤技术人员,断绝合作划清界限。科技部也着手开始立案调查鹏程的专项资金挪用问题。

甚至牵连母公司瑞丰汽车股票一开盘便瞬间跌停。

而Prime同意成绩作废的这一大度行为,赢得了广泛赞扬。

但这一系列的后续事件,景明他们没再关注了。

其他国家的参赛者们也都心态平和,一心享受草原风情,骑马喝茶烤全羊,载歌载舞看蒙族表演,欢声笑语不断。

草原人民热情好客,当晚举办了盛大的篝火会。

方圆几十里嗓门最亮的蒙族汉子和女人唱起了蒙族歌曲,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主人唱完了轮到客人。

那些平时认真严谨的国外参赛者们到了这一刻,也全部大大方方放飞自我。

加拿大队唱起了《红河谷》,美国两只队伍合唱《噢苏珊娜》,英国队唱着《伦敦桥要塌了》,而俄罗斯队唱起了《喀秋莎》。

至于主场的Prime队——景明何望杜若等人干脆跟着他们合唱,唱着与各国民歌对应的中文版。

不同的语言,却有着相同的曲调和音符,歌声带着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惺惺相惜和默契,合为一处,在草原上空回荡,飘向无边无际的夜。

头顶,春季草原上的星空,亘古而灿烂。

杜若仰头望天,忍不住嘴角挂上了大大的微笑。

景明看见,低声问:“喝茶喝醉了?”

杜若笑:“你不觉得,现在这样,才是比赛应该有的气氛吗?”

景明唇角一弯:“谁说不是?”

她咯咯笑,脑袋一歪,靠在他的肩上。

漫漫草原夜,春风沉醉。

由于第二天还有比赛,大家九点就启程回酒店了。

回程路上,Prime队和AD队坐上了同一辆大巴车。

AD的队长,来自美国的年轻人十分幽默,笑称他们的车昨天在倒时差,不适应,让Prime抢了风头。后边的比赛就不会相让了。

景明爽快回道:“行,你们拿下一个赛段第一,我请你们全队吃火锅。”

队长好奇:“火锅是什么?”

景明:“……”

杜若很是热心而详细地给他们描述,底料啊汤锅啊配菜啊。

队长听得眼睛圆瞪,更加好奇了,表示拿不拿赛段第一他都要吃。

景明:“……”

得,成功歪楼。

到了第二天,

早晨七点多去赛场,大清早的,守候在起点的车迷只增不减,几乎是昨天的两倍。路两旁乌泱泱地挤满了人。

大家全都在高呼,为Prime,为AD,为法国队,英国队,德国队,为每一个队加油。

车迷们整齐划一地用中英文喊着“公平比赛,科技第一”的口号。

一时感动了所有国家的参赛者们。

众人将前一天的阴霾抛去脑后,重新启程。

而第二个比赛日,AD赛队的车果然表现出众,他们今天抢到了第一组,和Prime同场竞技。30公里跑下来,他们的车以3秒的优势赢了Prime No.3。

第一赛段四组比赛全部结束后,统计结果出来,AD拿下了赛段第一。

景明碰见AD车队,笑了声:“看来时差倒好了。”

对方开心地冲他们抛了个媚眼。

车队继续前行,跑了四百多公里,跑完第5处特殊赛段后,已是中午一点。

上午的比赛可以说是遍地开花。

AD,Prime,俄罗斯,英国队,德国队各拿了一个赛段第一。

午饭时间,组委会后勤组统一配备了盒饭。

人在野外,条件艰苦。

众人席地而坐。

天高地阔,倒别有一番情趣。

杜若心情不错地和队员们聊天,饭却吃得不多。她觉得胃不太舒服,可能这段时间太累,也可能是昨天吃的蒙餐不太适应。

她胃口不好,加之时间紧迫,到点便匆匆收拾东西赶去下一赛段了。

车队浩浩荡荡一路向西,从草原到沙漠,窗外风景变换。

金色的大地上,车辆驰骋,黄沙飞舞。

赛段一条比一条艰难,比赛一场比一场激烈。一路都能碰上出了故障的无人车和普通车辆,技术人员正紧急进行修理。还有不少工作人员受不了路途颠簸,在途中呕吐。

这便是拉力赛的残酷之处,考验每一个人每一辆车的耐力。

车队就这样一路穿越不同的地貌和风景,最终到了黄土高坡。

下午的五个赛段,Prime拿了两个第一。AD,日本,法国各拿了一个。

到达银川赛段终点时,已是晚上七点多。

天色已完全黑了。

夜幕中,守候的车迷们大声为他们心中的车队呐喊加油。

经过采访通道时,不少车队的人都在接受采访。

景明他们这次也停留了下来。这一停,媒体记者们蜂拥而上。

杜若落在队伍最后头,看看被采访的队员们,她没走上前。

折腾一天,她很累了,脑子也有些麻木。

她独自先走过了采访通道,在尽头等景明他们。

她远远望着人群中接受采访的景明,男人的侧脸棱廓分明,表情平静。

唔,她毫无缘由地,抿唇笑了。

她笑着低下头,摸摸鼻子,无意间移开眼神朝内场望一眼,笑容就凝滞了。

刚才她隐约看见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闪过,去了车库的方向。

那个人看着有些像郭洪,

他怎么会跑来银川?

看错了?

杜若疑窦丛生,追了过去。

她刚跑下去,就见夜幕中几个鬼鬼祟祟的记者拿着摄影设备往车库方向走,那群人跟郭洪打了个手势,随后躲去安全门后。

而郭洪手里拎着个仪器走向停在车库内的Prime No.3。

库内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郭洪迅速溜去车边,从一旁的操作台上拿出工具,正要打开Prime No.3的车前盖,就听一声怒斥:“你干什么?!”

郭洪心里有鬼,吓一大跳,回头见是杜若,只有她一人,也不慌了:“哟,杜小姐。”

杜若不管他的调笑,眼睛紧盯他身后,大步走过去:“那是什么?”

郭洪迅速拿开,可杜若已走到他身边,看了个清楚:

远程操作终端。

她一愣。

联想到躲在安全门后的记者,瞬间明白了。

郭洪把东西放进去,过会儿Prime下来修车,打开车盖发现异物并取出,就会被他们安排的记者拍个严实。

杜若又愤怒又恶心,痛斥:“你哪里来的脸皮做这种事!”

郭洪见形迹曝光,也不遮掩了,骂道:“鹏程的事,一定是你们做了手脚——”

“做手脚的是鹏程自己!你们要是有半点羞耻心和荣誉感,就不该作弊,还在自己的主场作弊。现在还反而来陷害我们?走!”杜若上去拖他,“记者媒体全都在外边!我要——”

“滚你妈的臭婊.子!”

郭洪猛力一推。

杜若被甩撞到工具架上,撞得金属乒乓响。

“老子完事了收拾你!”他骂骂咧咧,就要去开车盖。

杜若冲上去,抓起终端仪器用力朝地上一摔,砸了个稀巴烂。

“我操.死你!”郭洪暴怒,一巴掌甩在杜若脸上。

杜若脑子如遭重锤般炸开,人撞到车上,腹部砸到后视镜,骤然一阵剧痛。

她紧紧抱着维一,疼得差点儿晕厥过去。她张大了口,却发不出一丝声音,视线也发红,口鼻里全是血腥味。

郭洪怒气之下,看这女人纤细得毫无还手之力,淫.邪一笑,大掌直接抓住她的脖子拎到跟前,还没来得及下一步动作,听见急速奔来的脚步声。

郭洪回头。

景明脸色铁青,一脚直踹他心窝。力量之大,郭洪飞开几米撞到墙壁上,一瞬间痛苦得表情扭曲。

景明一言不发,浑身散着戾气,眼神在工具架上一扫,抬手就抽出一根钢管,走向郭洪,眼里是要杀人的狠烈。

郭洪哆哆嗦嗦后退,抬手:“别别别,我……”

杜若靠在车边,见状又慌又怕,竭力撑起身:“景明我没——”

景明一棍子朝郭洪脑袋打下去,“砰”地一声又脆又闷的声响,渗人。

杜若惊愕,双腿发软。

郭洪霎时头破血流,口吐鲜血,脸色灰白如死人。

第一棍子蹭了墙面,有一定的缓冲。郭洪还能行动,求生欲驱使着他连滚带爬朝外逃。可他伤势不轻,哪里逃得动。

景明冷冷看着,手指重新抓了抓钢管。

杜若吓得眼泪出来了:“景明你别这样!景明!”

可他就跟没听见似的,又是一棍子大力朝他后脑勺打去!

“景明!”赶来的万子昂何望等人大喊。

“景明!”杜若冲上去扑进他怀里,大哭,“我没事我没事!景明你别这样!我没事!”

他抱紧她惊恐颤抖的身体,胸膛起伏,眼睛血红,咬咬牙又要上前踹他一脚。

杜若死命阻拦:“景明我……”

突然,腹中那股剧烈的绞痛袭来,她疼得眼前一黑,一下子沿着他的身体跪了下去。

景明立刻蹲下扶住她,紧张道:“你哪儿不舒服?”

杜若抓紧他手臂,一张口,却兀地一口鲜血吐在他胸口。

她目光涣散,只看到景明惊慌错愕的脸,视线便彻底陷入黑暗。

喜欢若春和景明请大家收藏:(www.baihuawx.com)若春和景明百花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 - 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 - 若春和景明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若春和景明 百花文学

猜你喜欢: 女医生的平凡人生神明今夜想你南枝清梦花瓶记周小云的幸福生活你好消防员世界为我准备了你忍冬重回初三半生浮萍如梦咱俩没完你不喜欢我这样的?不乖我就吃掉你!我的青春你的城重生八零甜宝妻有个女孩叫夏桐明夏仍有离人心中那只沉睡的夏蝉青春制暖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魅公主的复仇之恋腹黑彩虹在转角我男主超甜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若春和景明
完本推荐: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全文阅读万域为皇全文阅读挚友全文阅读黑乌鸦白乌鸦全文阅读一品驸马爷全文阅读快穿之打脸狂魔全文阅读独家宠爱全文阅读重生九零之逆袭攻略全文阅读甜妻高不可攀全文阅读王子病的春天全文阅读戏精女配[快穿]全文阅读三梳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我只是个纨绔啊全文阅读王府宠妾全文阅读佛系女配穿书日常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拣宝全文阅读天官全文阅读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魔之玥上为尊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老胡同大数据修仙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我震惊了全世界洛天神记天神诀临渊行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娘娘她总是不上进大秦第一神医赝太子我真不是学神北斗逃出世界神运仙王盛唐小园丁末日终战唱歌吧爸爸宠物小精灵之黑色幻想国漫系统的异界日常万岁无忧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暖君绝品豪婿快穿之女配指南不二臣三国之大海盗候补元素使

若春和景明最新章节手机版 - 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手机版 - 若春和景明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若春和景明 百花文学移动版 - 百花文学手机站